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資訊  新聞資訊
邵穎萍 張鴻雁:集體記憶與城市文化資本再生產——“昆曲意象”文化自覺的社會學研究
【發布時間】2019-06-28 【消息來源】城市科學研究院 
 

摘要: 城市文化基因是城市價值所在,是全球化背景下城市延續地方精神和塑造特色競爭力的有效路徑。本文分析昆曲在蘇州文化生境中表現出的精英價值傳承、職業倫理傳承、休閑方式傳承、體驗消費傳承四種不同類型的存在,從典型的個體文化行為方式中探尋城市集體性的文化自覺和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模式。以昆曲為代表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發展必須解決文化歸屬性、受眾擴張性、時代順應性、話語代表性等系列問題,形成可持續意義上的文化再生產與消費。  

關鍵詞: 城市文化自覺;城市文化資本;非物質文化遺產;昆曲  

作者簡介: 邵穎萍,南京大學城市科學研究院院長助理、博士;張鴻雁,南京大學社會學院教授、博導  

一個優秀的城市,一定存在著獨有的城市文化基因與符號,城市文化基因也是城市價值創新和可持續發展的動力所在。在全球化背景下建構城市的集體記憶和特色文化,是城市延續地方精神和塑造核心競爭力的必由路徑。昆曲作為國際性的地方文化符號,是蘇州城市文化成長的動力因,也是蘇州獨具魅力的文化源泉。   

 
 

 

▲昆曲《牡丹亭》劇照 

01 

“遺產—財產—資本”   
文化遺產的城市意義重構   
 
  

“誰的城市?誰的文化?”①沙朗·左京在論述城市空間特殊性解碼力的時候,試圖更加清晰地呈現城市研究和文化研究之間的內在聯系。城市的文化特性是城市間的民族之異、歷史之異、傳統之異、宗教之異的體現,是城市應保存的有價值的文化內涵,是城市市民對本民族、本地區和本城市的歷史、傳統、宗教信仰及其載體的一種成熟的認同了的看法及行為表現。②任何城市都是有成為文化城市的潛力和可能的,而“文化城市的定位,是由城市文化遺產的特質所決定的。文化遺產涉及城市文化的身份認同,一個缺少文化資源和歷史積淀的城市,不是一個健康的城市。”③遺憾的是,大多數城市對待文化遺產的態度,多有極端———或敝帚自珍,或棄若糟粕,極少有城市能夠突破歷史的偏見,將對文化遺產的關注從自身的歷史屬性和固有形態上轉移開來。我們必須要認識到,文化遺產不是僅僅具有保存價值的“遺產”,而是能夠轉化成為具有使用價值的“財產”和具有流通價值的“資本”。這個對文化遺產價值屬性引導和轉換的過程,即是對城市文化資源的資本賦值過程和對城市整體的意義重構過程。  

 


01   

從遺產到財產:城市人文生態建構的主體和環境  

 


中國人“并不缺乏個人的才能,而缺乏文化環境。”④文化城市的打造,是在繼承傳統文化的基礎上打造真正屬于城市人的文化環境。原先極端化的對待文化遺產的方式,極大程度浪費了自然和先輩所賦予的文化資源,是自耗且不可持續的文化保存模式,忽視了其對于城市居民生活的引導意義和資本意義,忽視了文化遺產本身“活”的意義。提倡對文化遺產的活態保護,就是要從歷史中解放出來,通過生活方式的嵌入和生產方式的創新使其生長在現世紀———不僅作為城市集體記憶的保存方式,也作為城市未來集體記憶的增長方式。城市文化遺產的保護與城市的文化自覺息息相關。文化自覺 “是指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對其文化有‘自知之明’,明白它的來歷,形成過程,所具的特色和它發展的趨向……自知之明是為了加強對文化轉型的自主能力,取得決定適應新環境、新時代時文化選擇的自主地位。”⑤文化自覺的意義不僅對于一個民族來說是重大的,對于一座想要彰顯自身特色、成功突圍“千城一面”的現代悲劇城市而言,也是必需的。城市要想將文化遺產轉換成文化財產,就必須正視并充分發揮文化的使用價值,引導城市居民在日常生活中“愿意使用”且“慣于使用”這些文化,而不僅僅在博物館和地方志中“觀看”這些文化,從而使得文化遺產成為真正現代意義上的城市文化行為的一部分。  


02   

從財產到資本:城市文化資本的概念化和操作化  

 


文化城市的概念,最早是1983年于雅典舉行的歐洲聯盟文化部長會議上提出的。西班牙巴塞羅那提出了“城市即文化,文化即城市”的口號,可見“在純粹的文化資本的意義上,城市本身就是人類文化資本的集中地并有著對人類文化資本的吸納能力和保存能力”⑥。這里引申出“城市文化資本”的重要概念,它是城市文化具備使用價值和流通價值的關鍵,是從傳統的物質資源型城市轉向文化資源型城市進而獲得可持續發展能力的關鍵。“城市文化資本”作為一種群體性的公共財富,具有群體意義的符號性、群體意義的實踐性、群體意義的認知性、群體意義的歷史性和某種區域空間價值的唯一性及壟斷性的特征。⑦這種資本會隨著時間的積累而自然增值,且內化為城市本身的符號性存在。在這個意義上,城市文化資本超越一般文化財產的概念和界限,能夠衍生出更多層次、更多表現形式的文化產品和文化類型,創造性促進城市文化的復興和流通。更重要的是,主題型、系列型城市文化資本的創新建構能夠形成城市文化資本網鏈結構,相對于碎片化的城市文化要素具有更頑強的生命力和能動力,促進城市文化價值鏈升級,在城市經濟發展、社會進步、文化創新、產業聯動、階層流動、國際交流與合作等多個方面激發城市活力,使原本單體的文化資源表現出價值幾何倍增長的趨勢和潛力,且以更少的能源消耗和環境消耗為前提,獲得一種真正意義上的可持續發展。因為“人們已經開始注意他們的現有環境,喜歡并欣賞它們。城內的早先趨向于投資減縮和放棄的地段正在修復,并將得到充分的利用。保護能提供經濟利益,不僅因為這樣能吸引旅游者,而且還由于這樣做節省了昂貴的自然資源,否則那些資源就會被浪費。”⑧  


03  

非物質形態:被遺失的另一半城市意象  

 


“似乎任何一個城市都存在一個由許多人意象復合而成的公眾意象,或者說是一系列的公共意象,其中每一個都反映了相當一些市民的意象。”⑨凱文·林奇論述城市公眾意象時,從物質形態方面歸納了道路、邊界、區域、節點和標志物的城市意象五要素  。遺憾的是,如林奇本人所言,上述僅是“對城市意象中物質形態研究的內容”,并未涉及對城市環境中非物質形態方面的感知。在這個意義上,城市意象這個概念自誕生那一刻起,就是跛足———非物質形態,是被遺失的另一半城市意象。文化遺產轉變為文化資源的障礙,往往是對于文化遺產的認識過于物質化。⑩物質文化遺產的有效利用形式是相對固化的,一是作為旅游景區載體,二是作為旅游產品模型,三是僅僅為保護而保護,不做任何形式的開發再利用單霽翔提出文化遺產保護的三種新的趨勢:一是保護的對象呈現出由“單體”向“群體與環境”、再向“整體”方向擴展的趨勢;二是保護的范圍呈現出由“點”向“線與面”、再向“系統”方向擴展的趨勢;三是保護的領域呈現出由“物質”向“物質與非物質”、再向“綜合”方向擴展的趨勢。正是文化遺產保護這一整體性、系統性、綜合性的發展趨勢,推動著“城市遺產”概念的逐漸形成,也使城市文化的內容更加豐富多彩。?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新重視,一定程度上是對生命尊重的回歸,因為真正有生命力的文化表現形式,永遠是存在并顯現于人類日常生活中的,有自己的生命基因、文化要素、組織結構、表現功能和關系網絡,并深深扎根在孕育它的地域和民族之中。離開了非物質文化的物質文化遺產是不完整的,是缺失了主體生命意識的孤獨的存在。文化作為“一個有用的啟發性規則,能夠強調出各種范疇之間的相似與不同,如階級、性別、角色、團體以及民族。”?在這個意義上,“作為現象分析維度”的文化比“作為實體本身”的文化更為重要,它能夠觀察到情境化、階層化和功用化的差異。  


 
 

02 

“存在—嵌入—索引表達”   
城市和非物質文化遺產耦合發展   

蘇州被譽為“中國文化靜謐的后院”?。園林和昆曲的比翼雙飛,物質和非物質遺產的水乳交融,使得“文化蘇州”的城市品牌在吳文化的浸潤下熠熠生輝。清人汪琬歸納蘇州有兩大特產:梨園子弟和狀元?———而將這兩者連接在一起的,是承載了六百年歷史記憶的昆曲。昆曲由伶人演繹,經文人雅化,貫穿雅俗兩極。蘇州視昆曲為城市的文化資本,粗略言之有兩方面的原因:其一,蘇州是昆曲的起源地,并且在昆曲的發展歷程中始終占據主導地位。昆曲脫胎于元末明初的昆山腔,明嘉靖、隆慶年間,由蘇州太倉人魏良輔進行全面改革和創新而成體系,“以蘇州為中心,傳播到江蘇、浙江兩省,然后進入北京宮廷,再流傳到全國各地”?,其衰落始于清乾隆后期。近一百年間,昆曲是靠三劑強心針救活的:1921年蘇州昆劇傳習所培養了“傳”字輩的演員;1956年“傳”字輩排演《十五貫》,“一出戲救活了一個劇種”,建了劇團;2001年蘇州申遺,昆曲被列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這三件事情都和蘇州有關。其二,昆曲浸潤著蘇州的城市文化,寄托了蘇州人的崇文精神。昆曲是流動的園林,園林是凝固的昆曲———昆曲和園林本身有著不可割舍的關系,所謂“園境即曲境”?。昆曲作為明清時代江南文化的符號,與蘇州城市歷久彌新的傳統文脈是契合的。昆曲表面上很簡樸,動作不多,臺上只有一桌二椅,簡約含蓄;而內在非常精致,每走一步、每一個動作都在音樂的節奏里,每唱一個字分成頭、腹、尾三段。這不光是昆曲的特點,也是蘇州園林、蘇州工藝的特點,是蘇州整個文化的特點,它積淀下來的所謂的雅,就是含蓄、內斂加上精致。城市的人文精神表現在歷時性和共時性兩個維度。毋庸置疑的,作為承載蘇州城市記憶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這是昆曲對蘇州的歷時性價值。但更加重要的在于,從原始文化看文化本質,文化是一種社會生存環境,是生活方式的集合。?我們需要知道的是,昆曲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滲透進當代城市人的日常生活?六百年滄桑沉浮之后,她是否依然姿態高揚?抑或,她已經被埋進了那些塵封歷史的故紙堆中。“人類口頭與非物質遺產代表作” 這樣的至高稱謂,對于昆曲,究竟是殊榮還是悲哀?是否真的如吉登斯所言,在現代社會,“不僅公共制度而且日常生活都在遠離傳統”??昆曲,倘若真的在當代城市人的日常生活中扮演一定的角色,就不應當作為一種獨立的界限分明的存在,而應當滲透其中。探尋昆曲在當代城市人日常生活中的索引性表達,對于此類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搶救性研究,意義不僅在于這類遺產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到底有多大的嵌入性和接觸面,更重要在于或許可以揭示還能夠以怎樣的方式把此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下去,如何使“固化的、靜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幫助地方在全球城市競爭中獲得真正意義上的文化身份和文化特色競爭力。  

 


01   

精英價值傳承:以學術方式的存在彰顯階層區分  

 


 文化品味是行動者的階級、社會等級歸屬的標志,而不僅僅是一種審美能力。文化資本的傳承和積累是長時間的過程,其結果是形成某種生活方式。這種生活方式與社會位置之間的結構同源,或者說是在心智結構與社會空間形成對應。?“花雅之爭”,作為文人雅事的戲劇與作為市民娛樂的戲劇之間的分野,決定了昆曲在濃縮了文人趣味的同時,卻與民眾趣味漸行漸遠,越來越成為文人以及少數追逐風雅的富豪人家廳堂里玩味的“小眾”藝術,雖然高雅,卻被鄉野民眾乃至于都市里的普通市民敬而遠之。?可見昆曲是烙著深刻的階層印記的———昆曲的雅文化本質一度要求其生存環境是文人和士大夫的雅文化圈 。昆曲和文人相輔相成,甚至有學者就兩者的相互影響提出了“文人生活的昆曲化和昆曲的文人化”?的觀點。在蘇州昆曲和文人的捆綁突出表現在老藝術家和大學知識分子兩個群體上。蘇州昆曲研習社、昆劇傳習所是一些老藝術家活動的聚集形式,后者旗下還包括名為蘇州昆曲遺產搶救保護促進會的民間社團。以顧篤璜先生?為代表的昆曲老藝術家們主張應該像保護生物物種一樣來保護昆曲,始終將昆曲的遺產性質放在第一位,并不贊成用現代元素來吸引觀眾的昆曲創新。“昆曲的未來很困難,也很光明。年輕人會倒過來追求傳統文化,但是當他們回來尋時,昆曲沒了,這就是自殺。保護昆曲是為了留住歷史的記憶。一昧追求昆曲的通俗化而不保護遺產,遺產會改到不合情理為止。”?蘇州古典園林怡園曾是顧家的祖產,顧篤簧先生被稱為“江南最后一位名士”。蘇州的名門望族與昆曲結緣的不在少數,有“最后的閨秀”之稱的張家四姐妹、貝聿銘的叔父貝晉梅等都是昆曲界的知名人士。自上世紀末以來,蘇州大學為昆曲傳承注入了新的活力。1989年,昆劇傳習所和蘇大中文系合辦了國內首屆也是唯一一屆昆曲本科班?;1991年開設東吳曲社,由最初的文科老師為主體轉變為研究生為主、本科生為輔的“雅集”;1993年蘇大昆曲教育轉型為面向普通學生的素質教育,開辦詩詞寫作與吟唱、昆曲藝術兩門選修課;2001年蘇州市政府與蘇大共建中國昆曲研究中心,后經國家昆曲藝術搶救、保護和扶持領導小組確定為“國家昆曲遺產保護研究中心”。青春版《牡丹亭》首席唱腔指導、國內唯一一屆昆曲本科班的班主任、蘇州大學周秦教授認為高校的人文環境是昆曲繁榮發揚的優質土壤,高雅藝術在高校得到了越來越多的關注。“學生和昆曲之間是一種互動:一方面,昆曲需要青年知識分子,高雅文化才能傳下去———青春版《牡丹亭》使得昆曲觀眾年齡下降了三十歲的同時,知識層次提高了;另一方面,青年知識分子要成為真正意義上的中國文人,必須要看昆曲———你不能要求昆曲降低層次來吸引你,而必須要提高自己欣賞它。 高雅文化特別像昆曲進高校,使得學生的知識結構得到更好的完善,并且從昆曲中———像外國人審視我們一樣審視自己,知道了我們的民族是怎樣的民族,怎樣叫做‘雅’,怎樣叫做‘文化’。”?昆曲和大學、大學知識分子的淵源實則已久,遠至北京大學的蔡元培先生、吳梅先生,近到南京大學的匡亞明校長、陳白塵先生,都曾經不遺余力地在高校推廣昆曲。陳老先生在談到現今昆曲在國內的式微,甚至忿忿然道:“中國大學生都應該以不看昆曲為恥! ?言辭雖激,卻足見精英文化的昆曲背后,是怎樣安身立命的文人信仰。  


02  

職業倫理傳承:以生產方式的存在實踐工作責任  

 


“上帝所接受的唯一生活方式,不是用修道禁欲主義超越塵世道德,而是完成每個人在塵世上的地位所賦予他的義務。這就是他的天職。”?韋伯在《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中所論述的飽含個人宗教主義色彩的天職觀不同,當今中國社會所謂的職業責任更多地指向一種群體性的公德。一出青春版《牡丹亭》在世界刮起了昆曲旋風,更是創造了“蘇州昆曲現象”的文化奇跡 。其創新體現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樂器的擴容和創新,動用了二十多種樂器;二是空間的置換和布局,大舞臺,大劇場;三是舞美的調整和編排,強化視覺美學和舞蹈張力。但在唱念上因循傳統,完全是老師口傳心授。劇中飾演杜麗娘的梅花獎得主沈豐英如是概括:“昆曲的發展要‘兩條腿走路’:不能排斥復古,復古很困難,然而遺產畢竟是要回歸傳統的;但是在保留的基礎上一定要有所創新。”?對昆曲演員而言,推廣昆曲不僅出于文化熱愛,更是一種職業責任,是一種服務于社會群體、履行社會職能的要求。“昆曲的受眾最終只能是一小批能理解它的觀眾。但是如果不從大眾當中去篩選,僅有的那一批人也就越來越少。即便以后隨著年齡的增長,形象、聲音等方面不適合上臺了,我也會去從事昆曲教學工作。”?如果說,作為文人安身立命的昆曲,是一種精英價值的信仰,更偏向于宗教性私德的話;那么,作為梨園子弟傳承責任的昆曲,更多地出自于職業要求的使命感,更偏向于社會性公德。事實上,兩種道德的區分也僅僅是作為“理想類型”的存在。“人不是機器,在現實中即使循理而行,按社會性道德的公共理性規范而生存而生活,但畢竟有各種情感滲透、影響于其中,人際關系不可能純理性,而總具有情感方面。兩種道德的糾纏滲透,于群體、于個人,都是非常自然甚至必然的事情”。?   


03   

休閑方式傳承:以行為生活的存在滿足興趣愛好  

 


 凡勃倫 在《有閑階級論》一書中指出,“休閑”已經成為一種社會建制,成為人的一種生活方式和行為方式。?昆曲在現代日常生活中的傳承,很大程度上依靠的是自稱“昆蟲”的昆曲愛好者,這部分群體的互動主要依托曲社和雅集兩種形式。成立于2006年的欣和曲社隸屬蘇州市文聯,年輕的社友多在周末聚首,昆曲之于他們是簡單的、純粹的,甚至是可以把玩的。通常的情況是,社友覺得哪首曲子好聽,就請老師教授,并不在乎曲子的出處,只要喜歡就會去學———唱曲就像走路哼歌一樣隨意,和唱流行歌曲本質上沒有區別,說到根本就是在玩。曲社僅僅是“昆蟲”們的松散組織,類似于大學的社團或沙龍,其擴張基本依靠人對人的“滾雪球傳播”,一個老社友在一年的時間內最多也只能發展三四個新成員。昆曲形塑了“昆蟲”的“生活圈子”,這個“圈子”里能夠容納的人是有限的;不同的是,昆曲在這個“圈子”中,褪去了神圣的文化遺產外衣。除了加入曲社結識愛好群體或是得到身份認同外,“昆蟲”也會參與或觀看一些昆曲演出。“吳歈雅韻”昆劇星期專場是中國昆曲博物館的保留節目,每場專場大概有百余名觀眾,表現出如下特征:(1)年輕化,多為20至40歲的青年人群;(2)中高收入,職業體面,不乏月薪過萬;(3)高學歷,基本本科以上;(4)有一定忠誠度,超過半數重復參與;(5)包含國際友人和臺海同胞。《雅典憲章》指出城市的四大功能之一就是游憩,而博物館作為城市公共文化空間,提倡享受藝術、傳承文化的高品位休閑方式———讓昆曲真正走進人們的日常生活中,是一種活態傳承,是用生活方式來守望傳統文化。  


04 

體驗消費傳承:以商品符號的存在迎合時尚審美  

 


所謂商品的符號價值,是指商品作為符合,能夠提供聲望和表現消費者的個性、特征、社會地位以及權力。?在消費社會里,對物的消費早已轉變成對符號的消費,甚至“美感的生產已經完全被吸納在商品生產的總體過程之中”?。昆曲闖入大眾消費文化的視界,除了傳統,還有時尚———嚴格說來,卻與昆曲無關。以中國昆曲博物館2007年開始提供的收費服務昆曲寫真為例,讓受眾以戲中人的裝扮在園林中或戲臺上拍攝實景寫真或是昆曲婚紗照,吸引了諸多南京、上海、杭州等地的消費者。他們或者熱愛寫真多于熱愛昆曲,甚至追求個性才是最終目標———而昆曲,僅作為一種能指的存在,是實現目標的一種手段。另一種對昆曲的嵌入式消費是“吳地昆宴”。昆宴設置在博物館的花籃廳,屋內布置頗有古蘇州意味,入門處仿古絹制線描畫屏風、墻壁上懸著牡丹銀箔畫,更有寫滿墻面的《牡丹亭》唱詞,一席宴會所有菜品都是昆曲曲牌名,客人用餐可以隔著屋里的雕花木窗,欣賞園林里的昆曲評彈表演。昆宴2008年推出時的人均消費就在400-500元,最多可接待18位客人,“獨一桌”的形式增添了古典韻味,繁忙時候要提前一周預定:商務宴請較多,客人覺得上檔次,主人覺得有面子;也會有一些講究人家的家宴。此類高消費的昆曲主題餐飲更多是社會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吳地昆宴里,“昆”不是主題,“宴”也不是主題,人們消費的,是身份的符號和對自我的確認。  


 
 

03 

“生產—消費—圈子”   
建構怎樣的“昆曲意象”?  

上述研究群體、職業群體、休閑群體、消費群體參與的四種不同類型的“昆曲意象”,分別在階層區分、工作責任、休閑行為、時尚消費不同維度給予昆曲之于蘇州城市的意義解讀。這些解讀過程融化在文化的嬗變和涵化的大背景之中,交錯成一幅色彩斑斕的蘇州城市“昆曲意象”。內生于城市的昆曲文化將城市人和城市聯結在了一起,形成了城市“昆曲意象”的“文化生產—消費圈” 。在生產圈內,文化精英是理論家,梨園子弟是操作者;在消費圈內,“昆蟲”追求的是生活方式,時尚消費者迷戀的是象征地位。對于生產者而言,昆曲是一種內化的融合;對于消費者而言,昆曲是一種外顯的存在。由內而外,城市“昆曲意象”實則經過了正式—非正式的路徑。在正式的“昆曲意象”中,昆曲是能指也是所指;而在非正式的“昆曲意象”中,作為能指的昆曲卻不再扮演所指的角色。無論是正式的還是非正式的,都是城市“昆曲意象”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匯合成城市人群分別參與、共同享有的城市“昆曲意象”的總和。這些人群對昆曲的認知程度和偏好程度有所差異,但對昆曲的認同是一致的,這就是昆曲作為蘇州“文化基因”的意義所在。上述所解讀的至少四種意義上的“昆曲意象”是一種最為寬泛意義上的城市人的文化自覺。問題是,要真正把昆曲變為城市文化資本,作為城市人聚集而成的城市社區總體,應當擁有一種怎樣的文化自覺?蘇州的昆曲,到底是要“扎下去”還是“走出去”?   

 

▲昆曲《牡丹亭》劇照 


01   

地方國家之惑:文化歸屬性問題  

 


昆曲為全國性的劇種,和其他地方戲劇相比,有其特殊性。昆曲不僅是蘇州的,還是中國的,更是全人類的;昆曲作為典型的中國元素,早已跨越地域城市文化認同的界限,成為更為廣義的中華民族的自豪和象征。由此,將傳承昆曲的主要責任上升到國家的高度,一方面能夠使得各地方資源整合更方便,突破不同劇團、不同流派之間不能搭戲的限制;另一方面,也能夠擴大文化遺產的影響力。與之相對的,主張將主要責任保留在地方一層的觀點也有其考慮:首先,明確地方責任,有利于具體措施執行,可以避免不同地方城市的責任分攤;其次,能夠充分調動地方士紳的積極性;再次,便于打造地方城市的文化資本,營造地方品牌效應。昆曲的地方國家之惑,不僅是簡單的利弊權衡問題,而是如何在保證雙方利益的前提下,實現利益最優配置,取得利益最大化的問題。更準確地說,在保護、傳承昆曲,營造“昆曲意象”方面,地方和國家并不是對立的。 


02   

小眾大眾之爭:受眾擴張性問題  

 


布爾迪厄注重高雅文化和低級文化特征的分析。他認為:高雅和低級,或者精英文化和流行文化,都屬于階級現象。 它們通過提供作為成員資格象征的符號標記,使階級成員實現階級再生產。?需要承認的是,區別于評彈這種市井文化形式,昆曲本質上是文人文化,真正底層的民眾參與性比較低。昆腔昆曲在社會各界造成的長時間癡迷,肯定是整個中國藝術史上絕無僅有的現象。?然而,社會的變遷使得昆曲早已失去了往日的輝煌。“五十、六十年代統計的時候,中國有三百六十多個劇種,現在只剩下兩百多個了。并不是越老的東西喪失得越快,而是它雅了以后,東西反而能流傳得更久。我們可以讀懂詩經楚辭,兩千多年了;反而我們看元雜劇會覺得很困難———這就是雅和俗的區別。雅文化的一個意義是規范,另一個好處是能夠傳世。昆曲也是這樣,它不在于舞臺上有多少人在演、多少人在看,但是它需要有。它代表我們民族在一定時期的文化的最高地位和成就。”?如此看來,昆曲并沒有重振雄風的“野心”。在小眾和大眾之間,昆曲走得卻是第三條道路:有選擇地擴大受眾———作為青年知識分子的大學生。  


03  

傳統時尚之辯:時代順應性問題  

 


在后現代西方城市社會中,人們驚異地發現傳統的精英文化的衰落,人們已經不像19世紀時代那樣拜讀托爾斯泰、左拉、巴爾扎克、狄更斯的巨著了,彌散于西方城市社會的是富有消費性、消遣性、娛樂性的流行文化。貝爾、麥克唐納和阿倫特都揭示了經營性文化產品在現代社會的市場需求而雅文化遭到冷落的事實。?馬爾庫塞以為,大眾文化完全是單向的,只有真正的藝術才具有辯證性。問題是,昆曲在作為藝術拯救單向度的人的同時,應當與大眾文化保持多大的距離?當昆曲也被牽扯進商品文化的洪流中的時候,是否有必要擔心它會被消費社會吞噬,還是應當相信它的和而不同?在上文所勾勒的作為消費時尚的“昆曲意象”中,可以看到:人們正在習得游離于高雅文化和流行文化之間的能力。一方面,昆曲成為一種個性符號,例如昆曲寫真,人們借機張揚個性,樹異于人;另一方面,昆曲成為一種地位符號,例如昆宴雅集,人們為了獲得群體歸屬感,求同與人。兩者在一定程度上,都符合炫耀性消費的嫌疑。  


04 

內生外向之詭:話語代表性問題  

 


蘇州民間學者惠海鳴關于昆曲有個“失地農民”的比喻。“顧篤簧這些人就好像是失去土地的農民一樣,外資(白先勇)太強大了,把所有的金錢、資源都吸引過去了。等于國營企業改制變成外資企業。客觀上造成的效果就好像本地的老藝人就好像是失去土地的農民。”?必須肯定的是,引入社會性機制保護、發揚昆曲是值得鼓勵的,這并非沒有先例———在外有日本能劇引入企業贊助投資,在內有20世紀20年代昆劇傳習所的創辦。問題是,如何處理好內部人員和外部人員的關系,昆曲話語權的掌握應該在哪里?是熟諳戲劇研究的昆曲學家,是擁有更多社會資源的文化義工,是負擔得了更多資金風險的投資人,還是手握地方權限的政府?理論上,如果將昆曲視為一個浩大的工程,內部的分工足夠明確,各路專家能夠各司其職,各守其分,也能各盡其才。
 
 


 
 

04 

“符號—象征—地方精神”   
從城市人到城市的文化自覺   


“一個概念可以世代相傳,但人們卻無法將不斷變化的過程當作一個整體傳下去。只要過去的經驗和狀況在現實的社會存在中還有一定的價值和利用,只要世代相傳的人們還能夠從這些詞的意義中找到屬于他們自己的東西,這些概念便有生命力……人們之所以重新記憶起這些概念,是因為現實生活中的某些東西借助過去的詞匯得到了體現。”?昆曲是這樣一種語匯。無論雅俗爭執,昆曲在現代人日常生活中的索引性表達都在向世界傳遞著這樣一個信息:人們正在用自己的生活方式守望著昆曲,守望著城市“文化基因”。芒福德認為,“城市的主要功能是化力為形,化能量為文化,化死的東西為活藝術形象,化生物的繁衍為社會創造力。”?要把昆曲的文化價值整合成城市的文化資本,不僅需要城市人的文化自覺,某種意義上來說,城市整體的文化自覺更為重要。 “當我們面對城市時,我們面對的是一種生命,一種最為復雜、最為旺盛的生命。”?城市的“自我”也是一個發展的過程,城市文化資本的運作必須使得其成為促進城市內生性發展的不竭動力。掙扎在全球化和現代化夾縫中的地方文化如何自處?事實上今天所謂的鄉土文化也是經過重組才產生的,是過往文化擴張形成的混合版本。?昆曲,以非物質的形態存在,被相當數量的市民所感知、認可并共同擁有,是蘇州城市意象不可或缺的部分。王國維先生曾經說過,“夫物質之文明,取諸他國,不數十年而具矣,獨至精神上之趣味,非千百年之培養,與一二天才之出,不及此。”? 人們已經明白,在城市中為藝術留一片空間就是在為城市建立一個整體意義上的空間身份:保護傳統的原生態的昆曲,同時釋放“昆曲意象”進入現代城市發展進程中。  


 
 

注: 

①SharonZukin,NakedCity,NewYork:OxfordUniversityPress,2010,p.4. 

②⑥⑦張鴻雁:《城市形象與城市文化資本論———中外城市形象比較的社會學研究》,東南大學出版社2002年版,第146—147、6、8頁。 

③單霽翔:《城市文化遺產保護與文化城市建設》,《城市規劃》2007年第5期。 

④阿蘭·佩雷菲特:《停滯的帝國———兩個世界的撞擊》,王國卿、毛鳳之等譯,三聯書店1995年版,第673頁。 

⑤費孝通:《反思·對話·文化自覺》,見費孝通《論人類學與文化自覺》,華夏出版社2004年版,第188頁。 

⑧凱文·林奇:《城市形態》,林慶怡、陳朝暉、鄧華譯,華夏出版社2001年版,第184頁。 

⑨凱文·林奇:《城市意象》,何曉軍、方益萍譯,華夏出版社2001年版,第35頁。 

⑩ ?單霽翔:《從“功能城市”走向“文化城市”》,天津大學出版社2007年版,第178、14頁。 

?阿帕杜萊:《消散的現代性:全球化的文化維度》(中譯本),劉冉譯,上海三聯書店2012年版,第17頁。 

?余秋雨在《白發蘇州》中之語。 

?鈕琇《續觚剩》卷四。 

?張允和:《昆曲日記》,語文出版社2004年版,第157頁。 

?陳從周:《園林清議》,江蘇文藝出版社2005年版,第118頁。 

?張鴻雁、邵穎萍:《率先基本實現現代化進程中的文化傳承與創新———以江蘇為例》,《江蘇社會科學》2013年第1期。 

?安東尼·吉登斯:《失控的世界》,周紅云譯,江西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40頁。 

?PierreBourdieu,Distinction:ASocialCritiqueoftheJudgementofTaste,London:RoutledgeandkeganPaul,1984,p.467.  

?傅謹:《京劇崛起與中國文化傳統的近代轉型———以昆曲的文化角色為背景》,《文藝研究》2007年第9期。  

?王寧:《“清賞”與“雅玩”———昆曲的文人環境與地域色彩》,《文藝爭鳴》2005年第1期。  

?20世紀90年代初與蘇州大學中文系合作開設昆曲本科班,傳習所方面的領銜人物就是顧老;2003年享譽海內外的全本《長生殿》出自其手,與青春版《牡丹亭》攜手制造震驚中外的“蘇州昆曲現象”。  

?摘自與昆劇傳習所負責人顧篤簧先生的訪談記錄。  

?中國內地學者和臺灣學者分別編撰兩部《昆曲大辭典》,不約而同將“蘇州大學昆曲班”作為詞條收入,足見其影響之深。  

?摘自與蘇州大學周秦教授的訪談記錄。  

?白先勇:《我的昆曲之旅》,見白先勇《白先勇說昆曲》,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4年版,第45頁。  

?馬克斯·韋伯:《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彭強、黃曉京譯,陜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2年版,第57頁。  

?摘自與昆曲演員沈豐英的訪談記錄,在青春版《牡丹亭》中飾演杜麗娘。  

?摘自與昆曲演員沈豐英的訪談記錄。  

?李澤厚:《歷史本體論·已卯五說》,三聯書店2003年版,第74頁。  

?凡勃倫:《有閑階級論》,蔡受百譯,商務印書館1964年版,第68頁。  

?宋林飛:《西方社會學理論》,南京大學出版社1997年版,第485頁。  

?詹姆遜:《晚期資本主義的文化邏輯》,陳清僑等譯,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97年版,第429頁。  

?馬爾科姆·奧斯特:《現代社會學理論》,楊善華等譯,華夏出版社2000年版,第209—210頁。  

?余秋雨:《中國戲劇史》,上海教育出版社2006年版,第194頁。  

?摘自與蘇州大學周秦教授的訪談記錄。  

?陳立旭:《都市文化與都市精神:中外城市文化比較》,東南大學出版社2002年版,第180頁。  

?摘自與社會學者惠海鳴的訪談記錄。  

?諾貝特·埃利亞斯:《文明的進程:文明的社會起源的心理起源的研究·第一卷:西方國家世俗上層行為的變化》,王佩莉譯,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98年版,第66頁。  

?劉易斯·芒福德:《城市發展史———起源、演變和前景》,宋俊嶺等譯,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1989年版,第76頁。  

?簡·雅各布斯:《美國大城市的死與生》,金衡山譯,譯林出版社2005年版。 

?泰勒·考恩:《創造性破壞:全球化與文化多樣性》,王志毅譯,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70頁。 

?王國維:《教育偶感四則》,見《王國維文集》第3卷,中國文史出版社1997年版,第6頁。 


 
   
   新聞資訊
   · 新聞資訊
   · 課題調研
   · 學術交流
   · 城市研究
   · 縣域研究
   · 學術研究

首頁 | 關于IUS | 新聞資訊 | 成果展示 | 專題研究 | 咨訊服務 | IUS論壇 | IUS團隊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南京大學城市科學研究院 TEL:13705186013 地址:江蘇省南京市棲霞區仙林大道163號南京大學仙林校區河仁樓
COPYRIGHT(C)INSTITUE FOR URBAN SCIENCE, NANJING UNIVERSITY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關鍵詞:IUS 城市科學 項目咨詢                    本站訪問計數:第 1000
_一级特黄大片完整版,亚洲 中文 自拍 另类,综合在线 日韩欧美 中文字幕2,成 人动漫无码在线视频